12强赛可能变赛会制仅是预案 国足3个主场仍未定

12强赛可能变赛会制仅是预案 国足3个主场仍未定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喆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世界足坛何时能真正重启目前仍是未知数。就亚洲而言,今年本来应该在6月完成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的全部赛事,从9月就要开始进行12强赛的角逐。但如今受疫情影响,40强赛最后4轮比赛能否在今年内完成还难确定。一旦40强赛无法在今年完成,12强赛恐怕会面临更改赛制的重大变化。 40强赛影响亚预赛进度 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原定从2019年9月开始,至2020年6月结束,12强赛则从2020年9月开始至2021年6月结束。疫情之下,国际足联目前已暂停了6月前的所有国际比赛,因此40强赛原定在今年3月和6月举行的最后4轮也无法进行。 到底剩余的4轮比赛何时进行,如今FIFA并无定论。如果40强赛能在今年内顺利打完,那么12强赛依然有足够时间在2021年内结束。算上12强赛两个小组第3名的附加赛和跨洲附加赛,亚预赛完全可以在2022年4月的世界杯32强赛抽签前全部结束。 不过,最近FIFA副主席、中北美洲及加勒比地区足联主席蒙塔格利亚尼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2022年世界杯的全球预选赛都不适合在今年举行,应该考虑延后到2021年才开始,因此各区预选赛在赛制方面必须进行调整。 假如亚洲区40强赛最后4轮真的不能在今年举行,那么只能延后到2021年3月、6月的四个国际比赛日进行。接着,12强赛的10轮比赛就必须安排在2021年下半年进行。但根据FIFA的赛历,2021年下半年只剩下9月、10月及11月共六个国际比赛日,根本无法完成10轮比赛。而在12强赛结束后,两个阶段的附加赛也需要至少4个国际比赛日才能确保产生所有出线队。如此一来,到世界杯32强分组抽签之前,亚预赛根本无法结束。 12强赛改制只是预案 正是由于40强赛的进度影响巨大,因此亚足联目前还是比较明确要在2020年完成最后4轮。一旦40强赛因疫情的不可抗力要延迟到2021年上半年,那么亚足联的唯一应对办法就是把12强赛的赛制从“主客场双循环制”改为“集中赛会制”,从而压缩比赛时间。 具体来看,亚足联可以选择在2021年下半年的某一个时间段进行。两个小组的各6支球队不再进行主客场制比赛,而是由亚足联指定中立地,分两组进行单循环赛,以积分排定座次,两个小组前两名获得代表亚洲直接进军卡塔尔的名额,两个小组第三名再进行附加赛。 事实上在1998年世界杯之前,世界杯亚预赛的决赛阶段采取过“集中赛会制”模式。中国球迷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1989年“狮城之战”高家军的两个“黑色三分钟”。自从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决赛阶段采取“主客场双循环制”开始,至今中国队在1997年、2001年、2016年~2017年三次闯进过最后阶段,仅仅突围成功一次。 另一方面,如果2021年的12强赛真的改为“赛会制”,那么在形式上无疑就等于2023年的亚洲杯“微缩版”提前开打,这对亚足联的商务开发肯定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因此,这个方案目前仅仅属于可能性的预案阶段。 国足三个主场仍未定 对中国男足而言,当下的首要任务无疑是如何确保从40强赛中出线,拿到12强赛的参赛资格。自从4月初结束迪拜集训解散后,国脚目前已回归各自俱乐部备战。国足目前最新的计划是在5月中旬左右再安排一期集训。据悉,李铁这期集训依然会以上期集训的人马为主,至于集训的地点,目前倾向于在上海和海南之间选择。 此外,如果40强赛还是在今年内进行的话,国足还剩余3个主场,分别对阵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和叙利亚队。之前,3个主场中只有3月底和马尔代夫那场比赛的比赛地被确认为广州,其余两个主场的地点并没有确定。 对于国足来说,要想确保晋级12强赛就必须保证在3个主场全取9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对挑选主场的事宜也非常重视。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中国足协对此依然没有任何消息。